木菏

…一只喜欢画画喜欢小说的潜水党…

可爱的琳

终于写完了!撒花!第一篇小说!

大哥你还有没有同族爱了,管好你家的宇智波斑!
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扉间的怨气,柱间走到斑身边,“斑斑,放过他吧。”
听到这话的宇智波斑直接把目标指向了柱间,“柱间,你可真是他的好哥哥啊!”一个豪火球就冲了过来,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,早知道对方是忍者。
“啊啊啊,斑斑别打啊!!”柱间一边躲避着火球,一边大叫。
“喂,死白毛。”
“死白毛!你听到我说话没有!”
扉间回过神来,泉奈已经离他很近了。“嗯,听到了。你好吵啊。”
听到这话。宇智波泉奈再次炸毛了。“你个死白毛”直接压倒扉间,两个人扭打起来。
“放开,死白毛!”
“不放!是谁先打起来的!”扉间凭着自己几十年的经验,很快摁住了泉奈。声音也带上了少年人应有的活力,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岁。
“快点放开!死白毛!”泉奈气急败坏地大叫。
突然发现自己像小孩子一样的扉间愣了愣,摇头笑了笑,松了手。
不料泉奈一个拳头砸了过来,泉奈也有点吃惊自己打到了。
扉间擦了擦血,“嘶~原来你是这样的人”
泉奈轻哼一声,从地上爬起来。不和扉间说话,自顾自的坐到旁边。
过了一会,趁尼桑和那人还在打架,泉奈偷偷靠了过去,“喂,死白毛。”
“你又想干什么呢?宇…”扉间突然意识到什么,他又接上道“…小鬼”
“你才小呢!”泉奈直接把一个瓶子像丢苦无一样丢了过来。“你看起来比我还小!”
宇智波家现在就练苦无了啊,不愧是宇智波呢。虽然很讨厌宇智波,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确实很强。
接过“暗器”,扉间打开一闻,是上好的药膏呢。作为一个整天和植物打交道的千手,他知道这个瓶子是很贵重的。扉间有点复杂地看着泉奈,“谢了。”
泉奈再次出声,“哼,才不是想帮你。不过是不能让哥哥的朋友的弟弟伤了。”作为田岛家最小的孩子,他只有和哥哥玩。与同龄的人,这个白毛还是第一个。
停下打架的哥哥们,看着眼前这一幕十分吃惊。柱间更是直接出声,“哈哈哈,扉间你很喜欢他嘛。”
“闭嘴,大哥。我才不喜欢他。”
“谁要你喜欢了,尼桑我们回去吧。”
斑禁不过泉奈的表情,“柱间,再见。”
“啊?”柱间蹲下来,消沉地抱着自己。“斑斑。”
泉奈听不下去柱间的“爱称”,直接拉起哥哥就往回走。
“我们还会在再见的,宇智波泉奈。”扉间暗想,我们会在战场上再见的。不过,我会让你活下去的,为了村子。
不过二火没有想到的是此时未来已经改变,他们不光是在战场上相见了,还在床上相见了。

扉泉 不甜的故事

清晨,阳光斜斜地打在树叶上。在早晨的雾中形成光亮的通路,留下许多的亮斑。树林旁的房子里,男孩小心地从被子里爬出来,飞快地拿了饭团准备出去。
“大哥,你要去哪?”清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。
柱间抖了一下,回头“哈哈,没什么。我就是出门练忍术去。”
扉间坐在一团被子里,双手抱胸。仔细打量了柱间,穿着身黑色的练功服,顶着个小时候的发型。虽然还是有点不相信,不过扉间还是学着当年的口气说:“看来你是中午不回来吃饭了,也好。本来就没想给你做。下午回来记得带蘑菇回来。”
听到扉间的话,柱间有点消极又疑惑:“啊,怎么这样。(消极脸)不过昨天不就采过蘑菇了吗?”不过他也没细想,开心地狂奔出去。
看着大哥的背影,扉间有些恍惚。我怎么活了?在四战时解开秽土转生,下一刻就到了这。作为一个出色的感知忍者,他当然是没敢放松,直到旁边的人起来。没想到是大哥,看他的动作扉间也不管是不是幻术了,立刻发难。
看柱间的反应和查克拉,不像是幻术。那么我是活了?
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,果然活的身体比秽土转生的灵活很多。就是这个身子太了,查克拉什么的都离未来差太远了。写好纸条,扉间也跑了出去。所以为什么我还要写纸条报告行踪啊!扉间有些烦躁,不过他也明白这个时候的自己根本没有独自出去的能力。
抄了小路,绕过家忍,很快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南途川。扉间莫名感谢大哥从小就找到这条线路,决定了,这条小路一定要封。大哥想翘班什么的还是下一世再说吧。
扉间小心地窝在大哥的上面的林子里,他明白在森林,想逃过大哥的感知是不可能的。上一世就选好的位置果然还是全方位无死角。
大哥笑得好开心啊。扉间默默地想。看过大哥对宇智波斑的宽松,他也知道大哥是不会放弃宇智波斑的。这次就让我帮帮你把。
小心摸到宇智波斑的后面,果然一个黑发的小人正死死地盯着他大哥。
泉奈。。扉间小声轻叹,再次看到这个和自己打过多年战斗的宿敌,他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心情。

怎么搭话呢?扉间想了想,还是不要了。对泉奈,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来,直接拿了个石头丢过去。
泉奈很快反应过来,侧过身避开了。转头看见了扉间,他气鼓鼓地道:“你是什么人!”
啊,生气了。没想到宿敌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啊。显然是忘了前世第一次见面和对方互打的时候。
要不要说呢?
在扉间还在纠结的时候,柱间注意到了这边的响动。他大声道“谁在那里?”
大哥也太大胆了,居然直接问出来了。扉间暗暗地想,“既然被发现了,就一起出去吧。”他突然出声。
泉奈知道扉间是在对自己说,不过为什么知道是对自己说呢?嗯,一定是自己和他天生不和。泉奈轻哼一声,直直地走了出去。
“尼桑”
斑有点不可思议,“泉奈!你怎么在这?”
“尼桑,有人打我。”泉奈避过大哥的问话,直接指出有人打他。
作为一个合格的弟控,当然斑放弃了问话,“是谁?”他十分的生气,但也许是还没有上过战场,没有什么威严。
“是个白发红眼的,就在那里。”
见泉奈指出了自己的位置,扉间也没多想走了出来。
“扉间,你怎么也在这?”柱间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出现。家里不会放他出来的,他怎么来的。
“大哥。。”没等扉间说完,宇智波斑就一个豪火球过来了。
扉间快速结了水龙弹之术,对上火球。
一对上,扉间就暗叫不好,自己的查克拉不够。所以为什么宇智波出了个查克拉这么多的宇智波斑!






啊,刚刚好像弄错了

火影 扉泉 一个不甜的糖?

清晨,阳光斜斜地打在树叶上。在早晨的雾中形成光亮的通路,留下许多的亮斑。树林旁的房子里,男孩小心地从被子里爬出来,飞快地拿了饭团准备出去。
“大哥,你要去哪?”清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。
柱间抖了一下,回头“哈哈,没什么。我就是出门练忍术去。”
扉间坐在一团被子里,双手抱胸。仔细打量了柱间,穿着身黑色的练功服,顶着个小时候的发型。虽然还是有点不相信,不过扉间还是学着当年的口气说:“看来你是中午不回来吃饭了,也好。本来就没想给你做。下午回来记得带蘑菇回来。”
听到扉间的话,柱间有点消极又疑惑:“啊,怎么这样。(消极脸)不过昨天不就采过蘑菇了吗?”不过他也没细想,开心地狂奔出去。
看着大哥的背影,扉间有些恍惚。我怎么活了?在四战时解开秽土转生,下一刻就到了这。作为一个出色的感知忍者,他当然是没敢放松,直到旁边的人起来。没想到是大哥,看他的动作扉间也不管是不是幻术了,立刻发难。
看柱间的反应和查克拉,不像是幻术。那么我是活了?
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,果然活的身体比秽土转生的灵活很多。就是这个身子太了,查克拉什么的都离未来差太远了。写好纸条,扉间也跑了出去。所以为什么我还要写纸条报告行踪啊!扉间有些烦躁,不过他也明白这个时候的自己根本没有独自出去的能力。
抄了小路,绕过家忍,很快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南途川。扉间莫名感谢大哥从小就找到这条线路,决定了,这条小路一定要封。大哥想翘班什么的还是下一世再说吧。
扉间小心地窝在大哥的上面的林子里,他明白在森林,想逃过大哥的感知是不可能的。上一世就选好的位置果然还是全方位无死角。
大哥笑得好开心啊。扉间默默地想。看过大哥对宇智波斑的宽松,他也知道大哥是不会放弃宇智波斑的。这次就让我帮帮你把。
小心摸到宇智波斑的后面,果然一个黑发的小人正死死地盯着他大哥。
泉奈。。扉间小声轻叹,再次看到这个和自己打过多年战斗的宿敌,他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心情。

一直在想 仔卡 很像一个宇智波
如果四战土遇到这样的卡卡西,会怎么样
如果仔卡是斑斑(已被柱帝洗脑)的弟弟会怎么样

在上课时摸出来这张,感觉自己要完

ps:其实我就只是想找个朋友 腐的那种!(不腐好像也没有。。)

愿有人一直温暖你

…不知道怎么说…看得出来是卡卡西吗?请务必不要开除粉籍……

第一张 卡卡西 不知道好不好呢…